这个人很能吃,把简介都吃掉了。

[全职/王方]白菜煮豆腐

抗战背景。

团长王与政委谦。


正文:


政委,赶快来吃吧,团长今天特意嘱咐俺做好的!炊事班大哥拎着大长勺走进政委办公室,手里勺子还淅淅沥沥地滴着菜汤。方士谦眼尖,瞧着地板上多了几个小油圈,就急急忙忙把桌上文件往后揽,还大声喊着:同志,同志!我知道了!麻烦您把锅勺往后撤撤,哎呦这汁儿都淌我报告上咯……


那您快点儿!去晚了就没肉了!大哥不情愿朝后退两步,放下锅勺又不放心嘱咐两句:千万快点儿!队里小崽子见着油腥眼珠子幽绿幽绿的,手慢一点儿就连汤都闻不着啦!


有肉?方士谦推推眼镜,纳闷一挑眉,问:怎么个情况,咱团有小子混上二八六团了还是端了鬼子补给队?搞这么大阵仗?


嗨,...

[APH/金钱]Cigarettes

王耀视角。


脑的中美建交前的小插曲。


正文:


琼斯朝我递来一根烟。


烟不是什么好烟。他怀带歉意冲我耸耸肩,口吻中捎夹着些许调侃:“Well,想让别人认不出英雄是外国人太难啦,英雄只能抓起……”


他偏偏头看向我,“Errr…Cigarettes.”


“烟。”我接过,自顾自借着微弱星光点上了火,然后将它塞进了嘴里。琼斯同往常一样,还是十分的具有活力,在得到香烟的中文之后仍能继续喋喋不休的扯三说四:“英雄只能抓起烟放好钱立马走啦。真是见鬼,你们这里可真是对金发不友好……”


他突然没了声响,只有刚刚被紧急掐断的尾音还在乍起的晚间小风里翻滚,过了没一会也彻底消逝...

[全职/方王]我本人


光天化日,闹闹人世,日已上三竿,微草某位前团战问题青年仍在青春的坟墓里虚度光阴。方士谦一个夺命连环call过来,惊得他家小黑——猫祖宗,都炸了毛。


电话接通,王杰希甫一开口,方士谦就听见对方鼻音重的很。他本以为是感冒。转念一想抬腕瞅瞅手表,心下了然——好嘛,八成没睡醒。我怕不是揭了他起床气的瓶盖儿。


“我希望你打电话最好是有事。”问题青年语气不善,吐字都像放刺儿。而那位毫无悔改之心,说话仍是吊儿郎当:“出来迎接一下海归仔么么,那种特地给你带了生日礼物的。”


“假如是海外奶粉还是货到付款那种,我拒绝。”王杰希记起去年惨案,面上结霜。电话对面被噎半刻,最后惨叫一声:“哎呀……我那...

[全职/方王友谊向]方士谦切身实地理解了什么叫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

标题瞎打

老王成精(???)设定。
放心好了建国之前的事儿

正文:

方士谦总觉得王杰希这小孩儿蛮怪。


他觉得王杰希这个人,明明二十不到却饱经风霜看淡红尘,压根就没个年轻人样儿。跟着镜头前冷脸,私下里闹腾僵脸,队里有他气氛先低两分,简直不能再没活力气儿。


赛场上的事儿先按下不提。从心而论,咱方神也不是个多小心眼儿的人。单凭故作深沉这点,还不足人家讨厌王杰希。最主要的原因是,王杰希看起来很有钱——倒不是体现在吃喝上。就是……天下为家,走哪儿都有地儿住,你懂吧?


方士谦想不明白,个出道一年多点儿的小破孩上哪儿来这么多钱买房。方士谦扳扳指头,就算是人家贷款买房这每月还的钱也够

杀破狼中那些家国天下情怀(一)

“敬皇天后土,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。”

ホシシマ:


  1. 七月十五,顾昀吹奏《送西》悼念沙场亡魂。


  2. 长庚临摹顾昀的帖子只是想知道手里握着玄甲、玄鹰、玄骑的安定侯的手书是什么样。


  3. 沈易说着顾昀大概是个脑子不太好的,可是依旧心甘情愿跟着顾昀四处征战,蛰伏边陲小镇。


  4. 顾昀说是逛集,其实也是为了探查巨鸢情况。


  5. 顾昀在雁北隐姓埋名数年,就是为给北疆谋个安稳。


  6. 我封侯安定,就是为大梁打仗的,其他的事不归我管


  7. 顾昀一听说皇帝情况不好,立刻回京,压下了蠢蠢欲动试图篡位的二皇子。


  8. 顾昀不单想...

堆个脑洞

堆个花怜脑洞,日后好好整理成文。

“三郎这边瞧些,快帮我析一字。”

“哥哥又拿我寻开心了。以我文采,怎能解得了哥哥都不……”

“我读《凤求凰》,却偏偏对‘思’之意无深解。三郎既已有心上人,思之切,定当是有所体会的。”

花城听罢才闭了嘴。他用手抵着下巴,眉毛轻轻蹙起,确是副沉思的模样。半晌,他道:“思之感…惦念,不语,乱了心。”

“可否再具体?”
“失神差可拟。”

“失神差可拟…”谢怜喃喃重复着此句,花城看他也没个答复心中有些忐忑,便轻唤了声,“…哥哥?”

“嗯?在的在的。我只是在想,失神一出,这意倒是出了。但还总是觉得缺一些,想再完善……”

花城哑然失笑,“旁人都是不求甚解,哥哥...

[天官赐福/花怜]知鬼王偏爱戏鬼王

#133章延伸脑洞
#人物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

“……哥哥,我错了。”

花城低眉瞧着已经笑到地上的人儿心内不免有些无奈。俯身将谢怜拉了起来,并替人拍了拍身上尘土。他平日的逗趣儿点子不知道都上哪里去了,一张嘴笑僵在绷带后也没吐出点儿话来,只有些微妙的扶着谢怜不吭声。

谢怜今天也是存心而为,明知鬼王却偏戏鬼王。起了身后,仍是笑个不停并揪着这处戏他,“三郎也是拿我十分亲近了,心里的实话都叫我听干净了呢。”

花城抬头,翕动了动嘴唇到底也没吐声。谢怜见状有些奇怪,刚要愧责自己是否闹过了头,便听见了花城开口:“且慢。”

他这声音里藏了点儿笑意,望向谢怜的瞳子里也隐约带了狡黠。谢怜直身,回他疑惑一...

是时候,祭出这张表情包了

[APH/王耀中心]遄行

#耀诞贺文
#宋元交接时期
#史料源于百.度,如有错误敬请指出
#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
#什么,文笔?tan90°

1.
这是一只年纪尚幼的鹰。

喙尖锐而弯曲,披一片雪白的毛羽,只有腋下还零星布着几点胎黄。四趾带钩苍劲有力,本应有翱翔的本事却被一条精细铁链拴住。鹰面对双目通红的王耀若视无睹,只埋头用已是结满紫黑血痂的喙狠啄爪上的铁链,迸出火花,发出尖锐的爆响。

王耀咬牙,放下沾了水的柳条,熄灭了屋里的烛。

2.
那是一个砂砾满天日昏地暗的天。荒野平平展展的,直铺远至目力所不能及之地。天地交接处,起伏地耸立着形如锯齿形的沙丘,丘上杂乱的冒了些野草,病恹恹的也固不住多少沙土。从根系缝隙间...

[APH/红色]If I Die Young

#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#
#灵感来自一首歌,歌名同标题#
#假装这歌存在很久了
#意识流,随手写辣眼慎入#
#无视bug#

“If I die young,bury me in satin.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…”

伊万第一回搁王耀面前哼这歌的时候,王耀还是那个自认是“天朝上国”的大清。明明已落后到了极致,却依旧封闭自守而不自知,着实是可笑。所以伊万哼这小曲儿他自然是听不懂的。不过说来也怪,伊万那天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,搁着好好的母语不讲,非得拽英文,并且舌头还捋不直,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操着一口跑偏的的东北方言唱歌。

你那纯属瞎放洋屁。日后王耀再跟伊万聊起...

1 / 2

© 浪仔牛奶 | Powered by LOFTER